匿名网友 保密
匿名网友 1天前 经历回复

扬鞭簇车马,挥手辞亲故。我生本无乡,心安是归处。

匿名网友 2天前 学习回复

好心累啊,感觉自己论文写得一团乱,一想到要答辩又心虚又烦躁 虽然没有盲审,但校内审核分数都只有六十多,全班最低分,很危险,还有一份还没出来,还不知道多少,现在改也来不及了 真后悔当时选了这个题材,就应该随大流 学术垃圾真的又后悔又烦,要是真的延毕的话感觉后面都不知道怎么过 甚至想当时找个厉害的代写就好了,要是有钱的话。。。。RT

匿名网友 2天前 一言回复

在仁波切的传承里,不是上帝在天上看着你、审判你那么一回事。比那更简单,也更难。上帝是上帝,神智是神智,无名存在是无名存在。但是上帝只是在给予爱,给予爱,给予爱,就像……就像一直非常美好的乐曲,一直演奏着。如果你害人,就会让自己对这支乐曲充耳不闻,仅此而已。不是上帝的错,是你的错。不是上帝的审批,是你的选择,明白吗?《和佛陀一起吃早餐》仁波切

匿名网友 2天前 一言回复

最好的投资是投资自己,知识越多,财富越多。巴菲特

Lee 2天前 工作回复

树洞,我来了。那么就开始记录一下我这些年的一些经历,和正在的经历吧。大学是学英文专业,但是大三期末的时候辍学,家里实在拿不出学费,我假期去打几份工也赚不够。于是带着800元,买了一张站票去了北京,那是1998年。

Lee(2天前)通过54k拨号上网,在网易的自建聊天室认识了很多朋友。其中北京的一位姐姐帮我找到了一份工作,在私人杂志社里做编辑,月薪1500,包吃住,没休息。骑着破自行车穿梭京城小胡同吃各种百年老店小吃的日子,真的没觉得苦。没有对未来的规划和任何打算,只觉得离开那个东北小城就很自由。

Lee(2天前)1999年底,另外在和深圳的一个朋友聊天之后,萌发了去深圳看看的想法。随后辞职,老板给了3000块,我还是没舍得买卧铺,买了硬座,38个小时后到达广州,转车到了深圳。租了一间小公寓,整栋楼里都是在附近电子厂打工的大姑娘小伙子。安顿好的那天已经是凌晨2点,楼下人来人往,路边摊各种小吃。

Lee(2天前)我惊讶于这个城市的朝气与活泼,从没在凌晨见过这么热闹的街头。自己也忽然觉得这里可能就是我想要的地方。之后上网发各种简历,开始找工作。绝大部分都被退回,因为我没有学历。现在想最奇葩的可能是腾讯居然邀我面试,谈过后可能也是因为学历吧,没有录用。最终在一家互联网证券公司谋了一份职业。

Lee(2天前)起薪3600,三险一金,早九晚五的日子开始了。每周打2次篮球,休息的时候和同事朋友球友网友出去旅行、聚餐、唱K。现在想起真是遥不可及,很多时间真的过去了就永远过去了。

Lee(2天前)顺利的考完了驾照,用五年分期贷款买了人生第一台车。每周末给几个中考的孩子补习英文,加上工资,日子过得很滋润。现在想那时候真是白痴,陪朋友买了皇岗口岸对面的房子,单价每平米不到4000。现在不知道得几万了,当时居然一点想法都没有,租房挺好的,没压力,可能穷习惯了,对买房子这种事情。

Lee(2天前)压根就无感吧。然后互联网泡沫破了,公司提前跟我解约,按照当初的合同,提前解约公司支付了半年薪水。在家里差不多待了一个多月,看美剧,看电影,刻CD,玩魔兽世界,打篮球,聚餐,唱K。周末跟朋友去中英街闲逛,HK那边金店卖金子大概80多人民币一克,最喜欢逛日用品店,每次去都采购一大堆生活用品

Lee(2天前)偶然的机会认识了一个在日本生活的朋友,素昧平生,他得知我在深圳,就聊起奢饰品A货的事,我刚好有个潮州朋友,家里做这行的,于是开始倒腾起A货,我按照他想要的品牌型号给他备货,他付款,我发货,那段时间还真赚了不少钱,朋友没货的时候就去罗湖商业城找货源,然后就SARS了。罗湖关和罗湖商业城因为非典瞬间就没人了。深圳街头的人也少了很多,那段时间我照常给日本发货,依旧过着跟之前的日子,与之前并没有什么不同。有一次发了差不多二十万的货,结果被海关查到了。之后这条路就彻底断了。

Lee(2天前)之后退了房,收拾了一下随身的东西,装满了一车,从深圳开了3天回东北。父母年纪大了,我还是独子,老妈那时候就偶尔说想抱孙子了,于是我就回到东北,娶妻生子,疏离一切社交活动,早上开工,晚上收工,陪老婆,陪孩子。刚结婚的时候跟老婆聊起出国的事,她喜欢山我喜欢海,然后开始算计能拿多少钱,美加澳日新这都不考虑,因为感觉上自身条件根本不够,简直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就是草草看了一圈,哪儿都去不成,也就没继续研究。随后开始做我们的夫妻店,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日子也开始好了起来,孩子一天天也长大了,从最开始只有我们两个人做,到2016年的时候最多雇了12个员工,赚的是辛苦钱,也不会很多,但是忙碌也充实。18年春天的某一天,我们一如往常8点不到就到了店里,没过多一会一对外国夫妻推门进来,用英文问有吃的吗有咖啡喝吗?我回答说有啊,进来吧。从那开始,Felipe和Mariana两口子就跟我们成了朋友。

Lee(2天前)他们是从巴西来的,通过他们的不断介绍,我们又认识了在我们这里的美国人,西班牙人,德国人,法国人,韩国人,日本人,我们的小店有时候都成了他们的据点,一直到2019年末之前,那段时间也很让我怀念,我们的工作能得到他们的认可,我们都可以无话不谈,偶尔他们也会建议我们两口子去国外,于是08年的那个念头又冒了出来,我跟老婆也会经常谈到出国的事,她英文不好,但也跟我坚定的站在一起。因为这么多年经历了很多的事,发生在我们身上的,发生别人身上的,发生在孩子身上的,太多太多的事让我们都觉得不能理解,有些甚至不可思议,或许我们两人的思维模式,行为准则也跟大多数墙内的人不太一样吧。然后,2019年新冠来了。一瞬间封城了,封小区了,出不去,店里员工春节回老家的,都没办法回来。我们的店也不让开。做零售服务行业,日常的现金流水就是命,封了就代表着要命了。我们体验到了前所未有的焦虑,不安,没有一分钱的补助,店铺也没有一毛钱的补贴,没有人管你,我开始在推特上漫无目的的翻看着各种信息,墙内外就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在疫情之下就会更加明显。我开始认真思考出国的事情,之前的这些年虽然辛苦,但是生活也过得去,一家人真的活在了舒适圈里,像温水里的青蛙。虽然这些年也会关注墙外的真正的新闻,却一直没往心里去,有吃有喝,有房子住有车开,孩子读了不错的学校,父母身体健康。一切都是那样的安静美好,波澜不兴。可是这一切在疫情面前变得脆弱不堪,一条街上一家挨着一家的商铺关门,倒闭,转让;一间又一间的店铺出租、出售。每一家倒闭的店铺背后都是向我们这样的人,他们的生活呢?他们的人生呢?又有多少人因为一场疫情,就彻底改变了他们的人生和他们的命运?我已经不年轻了,孩子也已经长大了,我不想她在学校接受越来越多的思想教育,不想让她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不想让她每天看全国少工委的队课,在家看的时候还要穿着校服,扎上红领巾,端正坐姿,拍好照片发到微信群里,还要写几百字的心得体会。我想我的孩子首先学会的是做个人,做个正常的人。有一颗关怀的心,有一双善良的眼,爱自己也爱他人,享受她这个年龄应该享受到的自由和快乐。孩子是我想要出去的最大动力,我想让她有不一样的人生。

Lee(2天前)1989年我读初一,过了春节开学是初一下学期,东北的2月依然是寒冬,每天穿着棉衣戴棉帽口罩手套,骑单车半个多小时去上学。那时候我的学校在某个大学借用了一栋教学楼,我们那一届的几个班都在大学那栋楼上课。于是那年发生的事,我有幸保有了一些抹不去的记忆。记不清具体日期,只记得某一天骑车刚进校园,就发现宿舍楼,教学楼,围墙,公报版上全都是各种颜色的大字报,密密麻麻的大学生围着这些大字报,有的边看边流泪,有的在往手里的本子上抄,气氛和平时的大学校园不太一样,那时候我只是个小孩子,不知道他们都在干嘛,在教学楼旁边的停车棚放好自行车,就跑到楼里准备上课,等班主任来了,其实我们都在等老师跟我们说一下外面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老师表情严肃的说从现在开始停课,都老老实实回家呆着,不许上街,重新开课时间另行通知。我估计当时其他同学跟我心情都是一样的:好耶!不用上课啦!但是都忍着内心的激动没有表露。随后陆陆续续班里的人都离开了,我和另外三四个同学做值日,擦完地摆好桌椅倒完垃圾就可以跑了。我们几个往外走,就看到学校里的大学生队伍,举着大字报、红旗什么的,开始校内游行,队伍浩浩荡荡,完全阻挡了楼门口到停车棚的路,可是我想回家玩啊,其他同学都跑到停车棚等我了,我也鼓足了勇气,打算穿过人潮跑过去,结果就在我都看到我的自行车的时候,我感觉有人抓着我衣服后领子,直接把我拎到了游行队伍里,并且一个兴奋的男生冲我喊:小同学!不要上学了!跟我们去游行吧!我当时整个人是懵的,心想这是什么情况!只想逃离却不知道方向,这时候我们班里的体育委员拨开人群把我拽了出去,对我喊了句赶紧回家!我跨坐在单车上,看着一队又一队的大学生,喊着口号,每个人的面容有的兴奋,有的悲伤,有的愤怒,有的迷茫,当时的我完全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为什么要游行,为什么要喊口号。等游行队伍过去了,我们同路回家的几个同学一起踩单车回家了。这段记忆清晰无比,我没有亲历北京的六四,但是这是我在东北小城的六四记忆。

Lee(2天前)我是七零后,我小时候的玩具只有一盒积木。那个装积木的盒子大概是30cm的正方形,里面各种形状颜色的木块摆在里面,一个抽屉式的木板是盒盖。入秋时是要帮家里父母搬冬季储藏的大白菜,萝卜,和过冬的煤炭。那时候家里的电器就是一个收音机,听的什么我已经不记得了,只记得后来初中的时候又翻了出来,把调频的开关拨到FM,每一个刻度的转旋钮,那就是小时候晚上最大的乐趣了吧。后来街口开始有摆摊烤羊肉串的了!会有很多人在街对面或蹲着或坐着看热闹,一开始烤串的老板只收现金,后来也收粮票,省两票2斤换一串,全国两票1斤换2串。我馋不过,偷了家里的粮票吃了烤串,换来的是一顿皮鞭抽屁股。

Lee(2天前)我和我老婆童年的事情,跟我女儿说,她完全不能理解,她生在这个物质极大丰富的年代,对几十年前是不可能有任何概念和理解的。或许等她长大以后,想了解的时候,我们再跟她讲吧。她虽然才不到12岁,但是对学校的一些思想教育课,那些宣传方面的东西都嗤之以鼻,每每放学回来都会跟我抱怨学校又占用了某节音体美电脑课,来进行什么思想政治教育,跟我说特别特别烦躁;班主任布置的全国少先队的洗脑课:传承红色基因,争做时代新人(原谅我吐一下)她也是极不耐烦,我当然也是配合她拍个照片了事,观后感也是我强忍呕吐感帮她写完。还好还好,我家宝贝的脑子还能免疫一阵,真好,我很欣慰。

Lee(2天前)2020年2月,墙内因疫情是管控最严厉的时期,我开始将出国正式列入规划,我开始在谷歌,油管,推特上收集这方面的信息,因为要量力而行,再结合自己的接受能力,可选择的不是很多,而且现在回想当时得到的信息还是非常的片面。从一开始只以为想出国只能找中介,到后来了解到可以找注册移民顾问直接谈,随后谷歌到了加拿大魁北克省的移民官网,找到了貌似比较符合我们现状跟条件的一个项目:魁北克自雇。显性条件我们完全符合,于是就又从谷歌上找到了一个魁北克的注册移民顾问,从她的官网上了解了一些信息之后,趁着她网站上列出的春季打折期还没到,签了合同,并且支付了第一笔顾问金,开始了魁北克自雇的过程。简而言之,准备好了所有的材料,打了一个大包,顺丰发过去500多毛币,随后移民顾问将材料发到了魁北克移民局。2个多月之后移民顾问跟我们说,移民官要求补材料,其中原本要求提供的5年内的银行流水变成了15年,又增加了14年购买房产的资金来源证明,且所有补充材料要翻译成法语。乖乖,我们夫妻两人的银行卡15年的银行流水应该千张以上,还要翻译成法语,每一张银行流水翻译费按10加币算,1000张就是10000刀。🤣我们对这个补料提出了疑问,顾问给我们的回答是她也第一次碰到如此刁钻的移民官,还真是巧合哈,但是事已至此,我们还能相信谁呢?信息如此不对等,移民顾问也让我们自己决定继续补材料,还是撤案。我的答复是先考虑下吧。2020年的夏天还是闷热,每天还是日常的工作,闲暇的时候再继续做功课,用碎片时间争取多了解一下移民方面的细节。魁北克的事情那时候还是比较郁闷,还是觉得整个事情有些不对劲,可是具体哪里不对劲还说不清,于是就跟着感觉走,开始更多留意这方面的信息

Lee(2天前)随后和推特上关注的一位当时正在考证的移民顾问私信聊了一下我的情况,很感谢他,让我完全明白了自己就是案板上的那条死鱼。无法挣扎也只能接受,毕竟是愿打愿挨。走了弯路还能埋怨别人吗?你在陌生的地方,看不清前面的路,然后你看到了一个招牌写着:付费指路,牌子下有个人,除此之外全都是一团迷雾,你还特别想穿过这团未知的迷雾,到达理想的彼岸,自然是掏钱了,只是那人指了一下那边然后告诉你往前走就行,结果往前走掉坑里了,你在坑里露出头骂他为什么不告诉我这里有这么大一个坑!他会告诉你,大方向是对的呀!我这有梯子可以递给你,梯子格外收费。其实,就这么回事,你想要的,跟你得到的,真的就不会是一样。2020年国庆节就这样过去了,值得庆祝的就是明白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和继续下去的后果。既然已经着了加拿大的魔,就继续再寻找能打开这扇门的钥匙吧,或许在追求梦想的路上,我们不是不走弯路的幸运儿,但是还是会有那一丝的希望在前面等待着,只要有希望,就有前行的力量。在店里认识的那个美国东北人,2019年8月份和他老婆回国了。10月份他去的印度,脸书上发了旅行和工作的照片。这家伙比我大3岁,跟我是同行,虔诚的基督徒,2020年10月份买了套破破烂烂的山下房子,夫妻二人自己拆墙敲地重新装修,11月份某个周末干活的时候跟我facetime聊跟我说正在修车库,过几天装橱柜,然后做这个做那个,还跟我说新的工作室年底就能开始运行,我恭喜了他,告诉他我开始认真考虑去加拿大,他表示这很棒,期待能在未来某一天相聚,并会为我们祈祷,我说会的,等疫情结束我一定会去你的工作室,跟你一起喝咖啡。

Lee(2天前)2020年8月,女儿学校即将开学,疫情在我的城市似乎已经没有担心的必要。我跟老婆给她准备疫情后第一个新学期开学用品,给她买了她喜欢的淡粉色书包,很多扎头发的彩色头绳。开学前几天,班主任在微信群里发了一大堆开学注意事项,包括周一到周五,必须穿校服,带红领巾,带胸牌;黑色书包,女生不许留刘海,短发不许过耳,长发必须扎单马尾且不许过肩,扎马尾的头绳必须深色;balabalabala;于是,新买的书包暂时用不了,头绳用不了;于是每天学校里无数个一模一样的孩子在教室里,在操场上,在过道中;整齐划一,任何一个背了不是黑色书包的孩子,一个扎了艳色头绳的女生,都会被班主任私信,也就是说你不能有一个跟班里其他孩子不一样的孩子。我两只胳膊上都有纹身,女儿小的时候没觉得怎样,大概是八九岁的时候吧,放学了跟我说,班里某个同学问她了,问你爸爸是不是黑社会。我说我怎么这么问?她说有同学看到过我有纹身。我说你怎么回答的?她说我当然说你不是啦,但是拜托你尽量藏一下。

Lee(2天前)我说我尽量注意。她过一会跟我说,其实也没什么,都是她同学大惊小怪,又问我等她长大了能纹身吗?我说当然可以,你喜欢就好。她又问我,纹身疼吗?我说,疼,但是很爽。她问我有多疼?我说打针那种疼。她想了想回答我说,那还是算了,到时候还是用纹身贴吧,还能洗掉。我身高181,我女儿现在171,她妈妈177。直到现在我还不是任何宗教的信徒但是我总会想说感谢上帝,赐给我让我爱到心底最深处的女儿和老婆。我爱他们,永远爱他们。我老婆是单亲家庭,少儿时期父母离异,随母亲辛苦的生活,缺少父爱,她对女儿严厉兼宠爱,我视孩子为朋友,心里时刻想到我如她这般年纪时的模样。打打闹闹,磕磕绊绊,鸡毛蒜皮,柴米油盐,平淡无奇,这也就是日常但幸福的生活吧。魁省的事情告一段落后,老婆某一天早上给孩子做早餐的时候跟我说,不要郁闷啊,我们是打不死的小强!对啊,无论怎样生活还将继续,只要我们在一起,就没什么克服不了的困难,就没有过不去的门槛。只是亲爱的,可不可以不要用小强来做比喻。

Lee(2天前)有的时候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其实也并没有那么难,我一直有一个观点,陌生人之间之所以能有一定几率成为朋友,就是像狗狗一样,第一次见面要互相闻一下,ok了就可以一起玩,否则就该干嘛干嘛。这个比喻可能不太恰当,但是臭味相投岂不是对彼此能成为朋友(伴侣)的最前提的条件么?魁北克自雇最终我们决定撤案。北京的一个做金融的朋友知道了之后,推荐了一个温哥华的移民中介公司,他姑姑全家移民就是这个公司一手操办的,于是我添加了微信,先通过语音沟通了一次,介绍了一下我们全家的情况,对方说基本了解情况,会帮我们列出几条具体方案,隔天再打回给我。东北的十一月已经入冬,2020年的初冬缺一直没怎么下雪,空气干燥寒冷。油管上的推荐大部分跟加拿大移民相关,那段时间利用碎片时间,听跟考拉喝杯酒的视频,听yu大的讲移民视频,才让我对加拿大移民的情况有了一个大体框架,比如海洋四省,比如草原三省,比如安省BC省这些都需要什么条件,以我们的现实条件能够选择的方式。更多的时间还得继续生活。疫情还是笼罩全球,各个国家的边境还是封闭,墙内也是听说护照难办甚至不给办,也听说墙内海关出境的时候也严格审查,各种繁杂的信息是会让人焦虑的,像极了被笼子罩住的鸟,压抑的喘不过气,能看到笼子外面的蓝天白云,可是却没有办法飞出去。劝自己饭要一口一口吃,路要一步一步走,现实的情况就冰冷的摆在这里,改变不了现实就只能调整自己。老婆依然每天换着花样的准备丰盛的晚餐,我依然在厨房里给她打下手,女儿也会在完成功课后画她喜欢的画。生意的营业额对比疫情之前基本上缩水了70%以上,但还是可以维持生活,一切又回到了原点:夫妻店。将近十年的时间,我们俩都在做的这个小生意,从白手起家,到请十几个员工,在这个三四线东北小城年营业额做到120万以上,终于因为一场疫情,一切回到原点重新开始。人生就是这样的起落,现在想想,还真是老婆口中说的,我们就是打不死的小强,外面的世界还有无数数不清的和我们一样的小强,我们都很努力,我们抗击打能力也都很强,靠我们自己的努力,坚强的活着,有尊严的活着。推特上的信息还是纷繁复杂,总会推荐给我一些跟移民相关的消息,有能办南美某些国家护照的,有出国劳务的,有能办日本经营管理者签证的,有可以做西班牙非盈利的,有东南亚某些国家签证的,太多太多了,我也对这些信息逐一搜索了解,哪些适合,哪些直接过滤掉。

lee(2天前)其实现在想想,去哪里不重要,适合自己的才最重要。有句话说贫贱不能移,哪些动辄几百万上千万资金能办的投资移民是我们这种普通老百姓想都不敢想的。女儿从小喜欢美术,素描在墙内也考完了专业6级,现在迷恋画动漫,日系的漫画风格尤其喜欢,有一次我问她以后有什么打算,她说想去日本学动漫,要做插画师。我鼓励她说那就好好学习,努力学画,我跟你妈妈会全力支持你的梦想。想起我在她这个年纪,跟她完全不一样,每天除了上课就是疯玩傻淘,更完全没有考虑过以后要做什么。她能有自己的梦想,我觉得挺好的。随后也了解了一下日本的经营管理者签证,加了几个微信了解了一下,的确可以作为一个备选。我们没去过日本,如果没有疫情,原本是和朋友一家准备2020年春节去日本旅游。朋友在东京早几年买了一户建,她的弟弟也在日本定居多年,那时候也劝我一起去日本,他两个女儿跟我女儿也可以作伴。朋友是大富之家,虽然可以玩在一处,但是在墙内,彼此的生活还是天差地别,所以还是需要谨慎做决定吧。

匿名网友 2天前 怪癖回复

我特爱闻汽油味,其次是油漆味,每次闻到都不能自拔。

匿名网友 2天前 怪癖回复

偶尔对打喷嚏上瘾,会拿纸巾,搓成尖的长条,然后探进鼻孔里,手轻微的摆动,促使纸尖拨动鼻毛,轻触鼻腔内壁,然后打出喷嚏。 一般都会打到自己筋疲力尽为止,一个鼻孔不敏感之后换另一个。

匿名网友 2天前 怪癖回复

我夏天睡觉都要穿袜子。。。。。。无论哪个季节,无论温度高低,我一整天都离不开袜子。

匿名网友 2天前 怪癖回复

常见六大怪癖:1、恋物癖:喜欢收藏异性贴身物品;2、异装癖:男扮女装;3、窥阴癖:窥视他人性生活或亲昵的行为;4、慕残癖:心理学曾记载,有一些人会被残疾异性吸引并产生性冲动;5、摩擦癖:俗称公交色狼;6、洁癖:过分爱干净也是一种病。

无名 2天前 怪癖回复

喜欢闻一些奇怪的气味,比如脚指甲缝的味道、耳屎的气味、屁股沟的气味……

匿名网友 2天前 怪癖回复

特别不能接受吃完饭把纸巾什么的放碗里。太恶心了!我会把别人放的拿出来。

匿名网友 2天前 怪癖回复

我特别喜欢我家窗帘!一定要抱着睡觉!别人家的窗帘都不行!!! 于是我在外求学,就把家里的窗帘卸下来一并带走了……

匿名网友 2天前 怪癖回复

我认识一个人喜欢吃生肉人,他说「新鲜的肉,腥味没有那么冲,吃起来发脆,咯吱咯吱,也有嚼劲,肉里的血水,有时还是热的,那是动物活着时的体温,喝下去,像一股暖流流过喉头,很舒服。」

匿名网友 2天前 怪癖回复

我的左手手腕上有一根红绳。全年365天都戴着,洗澡也不摘,现在上面栓了一颗牙齿,希望以后你们去看牙齿,看到一个左手腕上系有红绳的医生,不要欺负他,他脾气可好了。

匿名网友 2天前 怪癖回复

高中有个女生经常拿卫生间洗完手擦手用的纸巾当草稿纸,后来上了大学,我也有了这个怪癖....

匿名网友 2天前 怪癖回复

我喜欢乱糟糟的房间,房间整洁反而会让我不自在。

匿名网友 2天前 怪癖回复

我会把家里的电器都涂黑,连洗衣机都是黑色的。

匿名网友 2天前 怪癖回复

我到初三为止,睡觉都要嘬着奶嘴,不然睡不着。。。

laomeng 2天前 经历回复

我刚刚看了马脸姐的红衣女的故事,我也想起了我的经历:我在大陆还真的遇见过两次,红衣女,还真的出了大事,第一次1998年3月8号,凌晨4点,遇见,一小时后父亲去世,第二次,是2007年春节前10天左右的事,我在神池县向北京方向,阳光异常的明媚,看到逆向的路边一个全身红衣少女对我招手,要搭车的意思,我没停车,后乌云密布雨就下来了。不出1公里就发生了车祸。非常严重。损失惨重,后来我问了一个懂易经的人给我解释,意思是来就我的,美女招手你不停?大雨你不减速。怪我不借天意。对天象不懂。

匿名网友 2天前 一言回复

我告诉你我喜欢你,并不是一定要和你在一起,只是希望今后的你,在遭遇人生低谷的时候,不要灰心,至少曾经有人被你的魅力所吸引,曾经是,以后也会是。——村上春树